• 首页
  •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

    自存脐带血的意义,不要用概率去估算你的生命健康

    (发布时间:2019-06-24  点击:217)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医疗质量水平的提高,广大媒体对于脐带血储存以及治疗问题的报道和关注越来越多,正确看待脐带血的价值,不主观臆断和传播不实论断,不误导社会公众,本着正确理性看待脐带血的储存,下面就在以下几个关键的问题点上给大家做一个科普,让大家能够更加清晰的了解比较困惑的脐带血问题。

    先天性因素和自体脐带血移植治疗非对立关系

    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于1997年就发表过《急性白血病的病因》的文章,指出急性白血病的发病原因仅有5%与遗传因素有关。

    而在我国,由国家卫健委权威医学科普项目传播网络平台提供的,北京协和医院血液内科副主任医师段明辉认证的百科词条“白血病”这样描述:白血病是一类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常见病因为由病毒感染(RNA病毒)、化学物质、放射线和遗传导致。

    而曾有过多例自体脐带血移植成功治疗儿童再生障碍性贫血(即“再障性贫血”)和多例自体脐带血移植治疗儿童神经母细胞瘤经验的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中心主任孙媛教授的观点表示:“白血病分为先天和后天两种。但研究认为,绝大部分(90%以上)的白血病是后天获得的,和环境因素如辐射、化学污染、病毒等有直接关系。这种后天的白血病就可以利用自体脐带血进行移植治疗。

    原华西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副院长、免疫学教授、血液学博士汪成孝也曾表示:先天性占比例很小,如果儿童在半岁至1岁期间发病,有可能是先天遗传因素导致的,而后天有很多因素可能导致白血病的发生,如环境污染、房屋装修、食品农药残留、滥用药品、病毒感染、放射线辐射等。”

    在这需要说明的是即便确定是先天性的,那么储存的脐带血也可用于病危时的过渡使用,为患者争取更多的配型时间。

    中国自体脐带血移植从不缺乏真实案例

    美国权威医学期刊PEDIATRICS(《儿科学》,2016-2017年影响因子5.705)早在2007年(详参PEDIATRICS 2007; 119(1)e296–e300)就报道了首例接受自体脐带血移植治疗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案例,该案例中的3岁女童在确诊后接受化疗,之后发现复发,并在最后接受了自体脐血移植。之后的20年该女童“处于完全缓解之中,并且十分健康”。该论文专门就该案例进行了充分讨论。

    中国自体脐带血移植从不缺乏真实的成功案例。我国首例自体脐带血移植的案例源源(化名),在中国脐带血移植进程中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对其的回访中,源源已经与正常小孩没有任何区别,上五年级的她还在运动会上报名参加了五项运动,整天活蹦乱跳。源源刚出生时,中国刚有第一家脐血库,源源的父母抱着存一份安心的想法给孩子自存了脐带血。怎么也没想到,源源在一岁时检查出儿童肿瘤之王——神经母细胞瘤,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

    医生在了解到源源出生时保存了脐带血后,决定为她进行自体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2009年4月,源源在北京儿童医院接受了自体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后,源源的造血系统恢复正常,肿瘤全部消失。

    《齐鲁晚报》在2016年报道过一例在2013年通过接受“自体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和父亲单倍体造血干细胞进行联合移植”的白血病病例,病例中的患者是仅仅3个月的婴儿,但排除先天性白血病之后,医生结合家长意见为小患者制定了脐血移植治疗的方案。2013年10月,使用自存脐带血救治后的小患者“血象恢复,其他指标平稳,顺利出院”。

    2015年9月,患有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的20个月大的女童彤彤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进行了自体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血液科孙媛主任利用自体脐带血移植治疗的方案,使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得到有效治疗。

    2017年3月,11岁的患者小龚因肾母细胞瘤复发而命悬一线,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血液肿瘤科主任陈静当机立断,使用其出生时储存的自体脐带血完成了造血干细胞移植,经数月观察,治疗效果显著。陈静介绍,整个移植过程非常顺利,造血干细胞不仅成功在体内存活,而且没有出现任何排斥反应。

    2018年12月30日,一份脐带血在山东千佛山医院经水浴复温后,缓缓输入到7岁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宸宸(化名)体内,而这份脐带血正是宸宸7年前出生时储存的自体脐带血,经过医护人员的悉心护理和过渡治疗,宸宸所有化验指标均已达到正常,于2019年2月18日顺利出院。

    还有更多的自体移植的成功案例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随着脐带血在临床中的不断应用,全球脐带血移植约5万例,仅在日本就超过1.6万例脐带血移植。美国自体脐血库储存量高达130万以上,应用自体或同胞亲缘的脐带血达561例。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脐血应用例数已近1.2万例,其中自体脐带血的应用已经超过了263例。由此可见脐带血在临床应用中的重要性,而自存脐带血也成为必然趋势。

    未雨绸缪,不要用概率去估算你的生命健康

    在谈及自体应用时,许多人谈到一个概率问题,许多人甚至拿出所谓的概率数据去描述患病机率的问题,这本身就是个谬论。孩子患血液病的几率低,那自存脐带血能用的概率就很低了,存了也没用。在健康面前计算概率,这本来就是一个无解的题目。

    有人说自存脐血是花冤枉钱,这种说法不仅偏激而且片面,因为生命没有如果,只有后果,用概率来判断价值本身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飞机失事的概率极低,那我们为什么要购买航空意外险呢?脐带血存储也是一样的道理,作为一种保障行为,我们并不希望有一天会用到它,而是希望在生命与健康受到威胁的时候,能够多一些选择和机会。

    几百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生大病后再预防的。我们在电视或者网络上看到的那些关于饱受疾病痛苦折磨的故事,在我们看来除了心酸和痛楚之外,也只不过是别人的故事,所以我们体会不到他们为了求生的那种渴望,不惜一切代价争取每一次渺小的机会。

    有人甚至为能获得一份脐带血而不惜再怀二胎,三胎……投资健康,为生命做备份, “当下 ” 与“未来”的意义并存。脐带血的价值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未雨绸缪总好过亡羊补牢,如果有一天不幸真的降临,那么这份脐带血就有可能成为救命的“稻草”。

    权威专家对自体脐带血储存的态度明确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主任孙媛教授

    自体脐带血移植相比于其他来源的干细胞(骨髓和外周血)移植有非常大的优势,因为自体脐带血移植没有移植排斥问题,也不会出现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反应,所以说自体脐带血移植相对来说是非常安全的。尤其对于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一些实体瘤和白血病,是完全可以通过自体脐带血移植达到康复的,并且康复的效果比异体的要好,花费也少的多。

    我国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开拓者、中国工程院院士陆道培

    “作为医生,我不反对自体存储脐带血。在治疗时,如果有病人自身储存的脐带血,我一定会选择利用其进行治疗。因为自体脐带血的基因和配型完全吻合,不会出现移植后的移植物抗宿主反应和排斥现象。从医学的角度,保存脐带血是有价值的,家庭可以根据自身的经济条件决定是否保存。”

    中国科大附一院血液科学术主任孙自敏:

    “脐带血移植优势就是这个生命的种子它虽然少,但很原始,一旦刺激它或激发它,它激发以后的活力非常好。所以脐带血移植最好的优点,就是它一旦植活以后,它晚期的排异反应非常轻。保存脐带血是为什么?就是因为脐带血它是一个高质量的造血干细胞,它是一个优质资源,作为父母总是想留下来,给孩子将来生病的时候给他使用,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好的动机。”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儿科主任方建培教授:

    如果是自存脐带血用于本人,细胞数的量可以非常低,一般情况下,即使是成人自用,也是够用的。如果经济条件允许,患者可以考虑自体储存,相当于买一份保险。在未来,随着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脐血将会有更多的用途。脐带血资源一生只能采集一次,即使不自存,也应尽量捐出,以备救人。”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血液肿瘤科主任、教授江华:

    用脐带血治疗白血病,国内很多专家做了许多尝试,已有丰富的治疗经验。与骨髓、外周血相比,自体脐带血具有干细胞原始、再生能力强、基因修复效果好的优势,其治疗白血病等血液性疾病是可以的。自体脐带血因为是自己的细胞,没有任何排异,且出生时的脐带血没有肿瘤的感染,比后期采集的干细胞更有优势,移植效果良好。目前,在我国自体脐带血移植已被应用于再生障碍性贫血、神经母细胞瘤、血缺氧性脑病、尤文氏肉瘤等血液系统、免疫系统和遗传代谢性疾病的治疗,治疗效果显著。

    现在是一个信息传播非常通畅、迅速的时代,关于“自体脐带血移植”的真实案例是非常多的。在这里也呼吁大家多渠道了解,多角度考虑。家人的健康是需要你的坚守与坚持,你需要的,是科学、正确的相关知识,去了解真实的脐带血自体移植知识。

    脐带血知识教育与普及,迫在眉睫。在美国,已有大量的州(涵盖81%新生儿)通过政府《脐带血教育法案》,要求医生须向准父母说明脐带血的作用以及“自存”或“捐献”的选择,医生有义务学习和宣导脐带血的用途和临床价值。另外,在政府卫生部门的官方网站中须向公众说明脐带血的相关信息。鉴于此,我们呼吁要正确看待“脐带血”在医学界的重要价值和地位,不跟风不盲从,去充分了解相关法律法规,和医院专家或相关领域的权威人士的发言和论证才是正确之道。

    Copyright © 2014 河南省合乐彩票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豫ICP备12014097号-2 CRM系统入口